池芽姬子

把有桥之死


把有桥死了,听说是纵欲过度然猝死掉的?我不知道,但这种方式很浪漫也很有思想,就有些羡慕。我去商店顺了扎雪花啤酒,在老板的愤怒下哈哈跑出,欢快之下认为自己也是个有思想的人了,拿大衣用力裹挟着些兴奋一路小跑到公寓楼梯下,啪地掏出了昨晚顺的zippo,用袖子把我的zippo擦地锃亮,在香烟的飘飘然中把啤酒瓶砸碎,便又觉得自己很浪漫了。
天跟被擀面杖匀过似的将鸟的黑色死死的黏在了一片浑浑黄黄中,然后再抹开。听说地狱那边有卡在门上的海獭,几个几个也是黏在一起的,我决定去把有桥葬礼问问真假。葬礼上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一个应景的木盒子和前面摆了反光的镭射色垫子放在闪亮的的棚子中,我猜是他那个前任放的,好让他死后也很酷?这很把有桥了。
不过这并不干我的事,我只是个诚恳的来请教问题的人,就恭恭敬敬趴在了垫子上,双手使劲合十,死磕了几个响头大喊我的疑问,续而又趴了下去等把有桥回答,等啊等,等了够我吃两份鳗鱼饭的时间,有些恹恹,便不想等了,因为两份饭来换个回答是不值的,但又想起我价值一顿饭前女友说我是个没有耐心的人,便等了三顿饭。
但我猜把有桥是去那边世界寻欢作乐去了吧,迟迟不回答我,兴高采烈地对着木盒子吼“逍遥记得带上我啊!”,就去寻找我的月色了。
昨晚圆月,撒着娇儿去找把头桥了,月色很漂亮,有些欢脱和故作清冷
噢骗你的我没看月亮

海獭

你知道我总是想你的,但是你又悄悄转了回去,像一只可爱又害羞的海獭,他们说海獭是令人感到无聊的生物,钝齿粗肢在自然界里真是毫无用武之地哩!说完他们就笑了,我倒没笑,我静静地乖巧地盘算着,盘算着呀,怎样可以让我的海獭再转回来,要不我在后面疯狂跳蹦恰恰?还是怎样搞点大动静出来?
噢我害羞又可爱的海獭,你知道吗,你身上有一股牛奶味,很甜很甜可是不腻味的,我便用力埋头思索着为什么,可我想呀想呀脑海里总是闪不出答案。
他们说你在故作姿态,我就琢磨着呀怎么咿呀咿呀地应和着你的拍子,他们又说你这人啊真让人感到腻歪,我就撑着脑袋想着怎么才能给加点醋更清爽,后来转念又一拍脑袋,不成!怎么能加醋呀,你可是只特别的牛奶味道的海獭啊,酸酸臭臭的又怎么好好恋爱呢,便又止不住地叹气到死去,而后你转了过来我又不住地走向春日。
春日将至真是十分美好像海獭一样美好着的。